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多彩生活
多彩生活

多彩生活

我叫徐雅儒,28岁,单身,目前是某贸易公司的职员,现在住在信义区某一栋高级公寓。


  这天,才刚送走了在我住处温存的男友——国仲,忽然间,打来一通通知要开高中同学会的电话……


在唸高中时候,是独生女的我和父母及二叔一家(二叔、二婶,还有他们的儿子——徐尚明),总共六人,一起住在新竹一栋3层楼的平房。虽然贵为独生女,应是爸妈手上的掌上明珠,但由于家境拮据的关系,却也没有太多太好的享受。不过爸妈的管教方式相当开明,并没有给我太多功课上的压力,使得我一个女孩子对于新奇的事物总是勇于尝试,也埋下了我对性开放的种子。


  由于父亲是泥水工人,所以有时连星期天也要出门工作,而母亲在家中做零工贴补家用,二叔夫妻俩则是在住家附近经营早餐店,表弟尚明小我一岁,正要唸高中。


  记得是高一升高二的那年暑假吧。某一天,父亲因为接到工作,所以一大早就出门去了,二婶也因为母亲生病回娘家去探病,堂弟尚明则和同学一起出去打球,所以整个家中只剩妈妈、二叔和我。


  这天下午吃过午饭后,午后的暖风让我觉得昏昏欲睡,于是回到二楼自己房间,倒头便睡。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我好像朦胧中听到女人呻吟的声音,是那么的熟悉,却又认不出来,而当我坐起身来后,又消失的无影无踪,于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我决定一探究竟。


  我悄悄走出房门,听到从爸妈房间有话声传出,于是蹑手蹑脚的走到爸妈房间门前,只见房门虚掩,并没有关牢。


  我轻轻把门推开一个小缝,只见全身赤裸的二叔背对着我,在床上压着一丝不挂的妈妈,下半身粗黑的肉棒正随着身体的律动进出着妈妈的阴户,而妈妈因为被二叔的身体挡住,所以看不见在门口偷窥的我。


  「嗯……阿旺……我……我们这样……对……对不起阿德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好爽喔……妈妈被干得性起,两条玉腿盘住了二叔粗壮的腰身。


  「嘿嘿……我这是弟代兄职,又有什么对不起大哥了……」「哼……那……那美香呢?」妈妈有气无力的呻吟着。


  「哼……别提她了,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,已经好长一阵子都不让我碰她了,她这样又对得起我吗?」二叔顿了顿,接着淫笑着说:「不过也因为这样,我才干得到我这个美丽又骚浪的大嫂啊!」说完,又是一阵埋头苦干。


  「别……别说了……嗯……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好哥哥……快……快……搞我吧……美死了……要……要来了……啊……」这一场春宫秀看的我口乾舌燥,虽然我心里知道二叔跟妈妈做这档事是不对的,但更令我关心与疑问的是,男女做爱是这么快乐与舒服的吗?从前对于男女之事,好像隔着薄纱看画,似懂非懂,如今这场「实况教学」,一下子,让我对性又了解不少,内心深处甚至有些跃跃欲试。


  就这样看了好一阵子,我感到脸红心跳,下体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,用手一摸,竟然湿湿的。


  我轻轻带上门,此时脑子里一片混乱,想到的尽是二叔与妈妈做爱的画面。


  我深深吸了口气,突然想到还有图书馆的书还没还,于是匆匆收拾了一下,飞也似的「逃离」家中。


  当天我回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,一踏入家门看到竟是妈妈与二叔在张罗晚饭,才得知爸爸与二婶都要明天才回来。


  而看到妈妈与二叔两人在准备晚饭时,有意无意间的眉来眼去,我心中隐隐觉得不妥,却又不知怎地说不上来。一瞥眼,只见一旁正值青春期的表弟尚明正色眯眯的看着我。


  因为夏天的关系,因此我都穿得比较清凉,下半身是运动短裤,上半身则是一件白色运动T恤。加上我发育好,身高165,而且在国一升国二那年便开始戴乳罩了,现在上围是傲人的34D,对于这种好色的眼光已是见怪不怪。


  若是在平常,我一定是一句「色狼!」就骂了出去。但今天遇到特殊状况,遭到尚明这样的「侵犯」,我的身体竟然有些麻痒。


  「我先去洗澡再吃饭。」我向妈妈喊了一声。


  到了浴室,我脱去衣裤,才发现内裤竟然湿了一小片。


  接着把奶罩脱了,看着镜子里的我,我不禁有些自爱自怜。虽然才十七岁,可是鼓鼓的乳房已经像半个皮球一样。雪白嫩滑的皮肤配上细细的腰身,再往下看,是长着浓密阴毛的倒三角形。


  男人们所谓的尤物,指的就是像我这样的人吗?我不自觉的用手摸了摸那地方,只觉得有一股异样的感觉,又麻又痒的。


  我轻轻的抚摸着,不自觉的渐渐的由缓慢而快速,快感逐渐上升,然后越来越快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只听到妈妈在门外呼唤的声音,于是匆匆洗了个澡,然后出去吃晚饭。


  当晚,大家各自回房就寝后没多久,我就听见一阵细微的脚步声走上楼来,接着是轻微的开关门声,到这里,发生了什么事已经不言而喻。我忍不住又溜到了爸妈房门前偷听,只是这次房门紧闭,能听到的只有二叔与妈妈细微的说话声及木板床因挤压所发出「依依呀呀」的声响。


  悄立门外的我整个头脑乱哄哄地,只觉得心跳加速,脸颊发烫。


  突然,我把心一横,决定也要试试这种销魂的滋味,于是跑到表弟尚明的房间,只见他全身上下只穿一条三角裤,身体仰躺呈「大」字型,已经睡得跟死猪一样。


  我吞了吞口水,心想今天无论如何要把男女之事给弄明白,于是壮着胆子走到尚明身旁,眼睛对着他三角裤的小隆起直瞧。


  「怎么跟二叔SIZE差那么多?嗯,大概是尚明还没长大吧?」我帮尚明想了个理由,但内心的好奇不减,于是隔着内裤,用手轻轻抚摸尚明的小家伙。没想到摸没几下,小家伙居然开始涨大变硬,将三角裤顶的跟个小帐棚似的。


  我看看尚明还睡得很熟,也不知哪里生的胆子,居然一把将他的内裤给脱了下来,露出一根约十来公分的粗壮肉棒。


  「这样的东西要塞进来吗?感觉会怎样?会痛吗?还是……」我坐到床边,双手轻轻抚摸套弄着尚明的大炮,一颗心七上八下的。


  「表姐,你发春了喔?」尚明居然突然坐起,一把将我抱住,原来这死家伙早就醒了。


  我像是个被人当场逮住的小偷,马上挣扎的要站起来,无奈尚明有力的双臂如铁钳般的紧紧将我夹住,此时闻到表弟浓厚的男子气息,不禁有些意乱情迷。


  尚明看我神情有些恍惚,开始了对我的侵略。他一手隔着轻薄的T恤慢慢搓揉着我的乳房,另一只手则伸进我的运动裤内搜寻我湿润的花瓣。


  「不行,阿明,我们……」欲迎还拒的我话还没讲完,尚明温软溼热的唇已经贴了上来,我只得半推半就的开始吸吮他的舌头。


  在接吻的同时,尚明开始解除我身上的武装,没几下子,我身上的衣物已经给尚明脱的一丝不剩,这时他反而像个艺术家般的欣赏我成熟的胴体。我给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,毕竟这还是我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赤身裸体。


  「喂!你,你黄色书刊还看不够啊?」我红着脸骂他。


  我知道尚明的抽屉深处有放好几本黄色书刊,虽然我还不至于去向二叔「报马子」,但当时只觉得这事是羞耻、肮脏的。


  尚明淫笑数声,俯下身来,一嘴含住我的右乳头,右手则搓揉我的左胸,手指还不时轻捏着奶头。


  「表姐,妳的奶子好软,好好摸喔。嗯……」尚明嘻嘻笑着。


  「嗯……」我全身一颤,就像是两股电流从奶头传来,五、六分钟后,两粒奶头都已高高翘起,快感充斥着全身,只觉得小腹热烘烘的,下体有些麻痒。


  「喂!你……你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对不对?」面对尚明纯熟的技巧,我若有所思的叫道。


  「嗯,表姐你很有天份喔!」说完,尚明已经埋头到我双腿之间,灵活的舌头游走在我花瓣四处,有时还轻轻用舌尖搔着阴核。


  「嗯……尚明……尚明……不要……那……那里……喔……」我嘴里轻喊着他的名字,想要阻止,没想到浪水已经一阵阵泄了出来。


  就这样舔了一阵,尚明见时机成熟,用阳具顶着我湿润的阴户,问:「准备好了吗?要进去啰!」「就要像妈妈那样了吗?」我心里想着,忍不住闭起眼睛,点了点头。


  黑暗中,忽然一阵疼痛从下体传来。


  「好痛!」我睁开眼来向下瞧,只见尚明的阳具前端已经进入我的体内。


  「表姐,别紧张,第一次都是这样,放轻松。」尚明摸摸我的脸颊安慰我。


  现在都骑虎难下了,我只得点了点头,示意他继续。没想到尚明毫不怜香惜玉,竟然又一口气插入半截。


  「啊!停,停,好痛!」这一下比刚才更痛得厉害,我脸色发青地叫停。


  「表姐忍耐一下,等一下包妳舍不得叫停。」尚明又安慰我。


  「不要了啦,你……你这坏蛋。」我竟然痛的流下了眼泪。


  「表姐……是……是妳自己来勾引我的……而且……而且……如果不是妳想试试这滋味干么来找我?」尚明见我哭了,不禁有些手足无措。


  听他这么一说,我想也有道理。


  「嗯,好,你慢点。」想到妈妈那股销魂样,我倒不怕尚明撒谎骗我。


  我咬牙忍痛,尚明的巨物终于慢慢整根进入我的体内,也累得我一阵香汗淋漓,下体传来一阵疼痛。


  「嘿嘿……表姐,我要开始了喔!」


  也不等我回答,尚明开始屁股轻轻上下摆动,阳具便在小穴里面一抽一送地顶了起来,弄得穴里的淫水四溢,而且渐渐有了快感。
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这种滋味……好……好奇特……嗯……啊……我的阴户……好痒……怎怎么会嗯啊……」心里正为这种感觉的转变感到惊奇,嘴里忍不住也喊了出来,而尚明像是受了我的鼓舞,慢慢加快抽送的速度。


  「嗯……原来做这档事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再……再用力……哼……」我忘情的轻哼。


  我们姊弟二人互相合作,摆动着彼此的屁股抽送不断,淫水也随着抽送的律动,源源不断地流出,发出「责责」的声响。


  「表姐……妳……妳知道吗?我好早就想上妳了……喔……」「嗯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喔……喔……你……你这个小色狼……」这小鬼,居然早就在打我的主意,而现今他如愿以偿了。尚明抓着我张开的双腿,抽送了两三分钟,速度越来越快,鼻息也渐渐粗了起来。


  「啊!姐姐……好……好姐姐……嗯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好像不行了!姐姐……我要……呃……」尚明虽然已经有过几次经验,但毕竟还是年轻气盛,无法持久,我只觉得阴道里的阳具有些膨胀,忽然尚明急促地将阳具给拔了出来,从龟头前端喷出一股浓稠的白色液体,以优美的弧形落在我平坦的小腹上。


  看到尚明这样的举动,我瞠目结舌,竟不知他为何要这样。只见尚明一副满足的表情,而在我内心深处,反而好像隐隐约约有一股失落感。


  尚明看到我这样,笑着说:「哇,表姐,妳真的健教不及格喔!」「什么意思?」我不解的问。


  「妳不知道我为何要把宝贝拔出来,对不对?」「嗯。」我点点头。


  「妳居然连这都不晓得,还好有我,否则以后妳给人占了便宜……」经过这次跟表弟做爱的经验,我对性这方面的知识才有了长足的进步,除了一般正常的知识「姿势」之外,尚明居然还教了我不少「怪招」,还好在我的严格禁止下,仅限「口头讲述」,没有「实地演练」。


  不过从这天起,只要大人不注意,我们便会来上这么一段,尚明成了我的性爱启蒙导师。但这样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,二叔因为要跟人合夥做生意,在开学没多久,二叔一家人便搬到台南去了。


  【完】